两次被迫害命危 原电视编导陈纪宏控告江泽民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开户送彩金可提现  发表时间:2018-06-28 20:07

  原吉林市电视台青少部编导陈纪宏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多次遭非法通缉、绑架、拘留、长期关押、劳教,两次被迫害生命垂危,父母在不断的骚扰、恐吓中先后去世。双色球开奖结果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陈纪宏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指控江泽民凌驾于宪法之上,利用手中权力及国力资源,发起了一场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惨无人道的迫害,动用广播、电视、报纸等全国所有媒体开足了马力造假宣传,拍摄《天安门自焚》等电视媒体谎言,误导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并以经济利诱、升迁等挂钩威逼、绑架公、检、法、司等中共系统人员参与迫害。江泽民犯有滥用国家权力罪;诬陷罪、诽谤罪;非法剥夺信仰自由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侵害公民自由罪;剥夺言论自由和上访权利罪;故意杀人罪、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施用酷刑罪;剥夺公民生存权利罪。

  下面是陈纪宏叙述的部份事实和理由:

  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包括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一九九二年五月在中国社会公开传授;一九九五年开始走向世界。修炼法轮功对个人来说,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能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而且能开启智慧,逐渐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对社会来说,修炼法轮功能增加社会稳定、包容与祥和,提高人们的整体生活质量。因此,自传出以来仅人传人、心传心便修者日众。一九九二年至今十余年内已传遍中国和世界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收到各国政府、团体褒奖与支持三千多项,目前全球修炼者人数超过一亿。

  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家人、亲友喜爱的同时也寄予很大的期望。可是在部队时医院就查不出原因的腰痛病,仿佛要将上身与下身分离一样越来越重,严重时就连我最喜好的架子鼓,也很难坚持一首曲子就得躺下。独立性很强的我一九九六年带职学习再次走出家门,对生命、宇宙等许多问题很难解开又很迷茫。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法轮大法,在看《转法轮》这本书过程中精神与物质身体深深受益,解开了人从何而来?人应该怎样活着、活着的真正目的等等,多年来困扰我的人生谜团一一被解开。日常生活中精神层面努力同化〝真、善、忍〞做好人不断升华,随着学法炼功物质身体层面深深受益,仅仅一个月,肝胆结石、胆囊炎、腰痛病等多种疾病恢复了健康。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父母也一同走入了修炼。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手发动的这场邪恶迫害的浩劫,给我及家人与亿万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我先后被开除工作、多次遭通缉、绑架、拘留、长期关押、劳教、两次被迫害生命垂危,父母先后去世。

  上访遭开除、拘留、母亲去世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我第三次进京上访,我与同修并没有带返程的钱,因为不知能否活着回来。我们吃完了认为是此生中最后的午餐,一点钟,天安门广场到处在抓人,我们穿过了无数封锁线般的眼神来到了〝人大〞。在〝人大〞南门卫兵报告了我们真实身份后告诉我们:队长马上来接我们。可是被不远处的警察发觉了强行将我们抓走。

  在前门派出所被关押了许多人中一个人认出了我,她是我常去拍节目的某幼儿园的教师,彼此惊喜一起共事却不知对方在大法中修炼,说公安已通知单位领导坐飞机来接了,从此再没见过她。而与我一同进京的同修(原广告公司经理),几年后看到他时已经被迫害致残。

  我被警察非法带回后,被工作单位吉林市电视台开除,并被连续两个十五天拘留。非法拘留期间,由于街道派出所到姐姐和我父母家里不断骚扰,不准父母学法炼功、收书。失去修炼环境的母亲,听说我被抓、拘留又被单位开除,身体状况急下,在我拘留到期的几天后于一九九九年的十二月便离开了人世。

  被通缉抓捕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回家祭祀母亲期间,由于参加了当地同修的交流会,被吉林省大安市通缉。母亲刚刚离世,给父亲打击很大,每天在外面走累了才能回家睡觉。可就在半夜刚刚睡着,成群的警察翻墙破门而入,六旬的父亲被惊吓的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几年后谈起此事都心有余悸。惊恐中的父亲被强行绑架走,连夜逼问我的下落。还半夜猛烈敲开姐姐家的门,盘问我的下落,造成她与孩子万分的恐惧。随后开始通缉我。并几次跨市到吉林市我岳父岳母家里蹲坑抓人。恐怖的氛围与压力给家人带来巨大的伤害。岳母不知流了多少泪,一听到敲门声心脏病都要发作一样,以为街道和警察又来抓人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警察闯入我与妻子上班的公司,妻子与其他两名同事(同修)被绑架拘留,我发现公司不对劲走脱,公司电脑全部被抄走、老板也被抓并遭重罚。因警察怀疑我写了告全市人民书,所以我又被吉林市通缉。为抓捕我,几十名便衣、警察包围妻子的姐姐家,将妻子不修炼的姐姐、姐夫绑架,连夜审问我的下落。受惊吓的姐姐不停的痛哭。自此在妻子被拘留释放后,我们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我与同修在电力学院发真相传单时被绑架,在第三和第一看守所连续关押九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送入吉林市劳教所。因我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历经了在冬季与外面仅一铁门之隔的厕所里,用刺骨的冷水长时间浇头及全身,导致全身几乎痉挛、数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坐板、站立体罚,长时间的迫害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疥疮、腰痛恶化,无法坐、立,最后卧床、绝食、晕迷,生命垂危、抢救时接近死亡才允许家人接回。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明慧网)

  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七年六月吉林市610统一布控,大批绑架大法弟子,我与妻子被跟踪,在小区楼下被十几名便衣绑架,被送入臭名昭着的〝吉林市犬队〞,我看到很多同修被抓并进行了残酷的酷刑迫害,包括我的妻子。他们用矿泉水瓶装满绿色的芥末水,将瓶盖扎眼儿后,将人倒控往鼻子里灌芥末水。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我的妻子被铐在老虎凳上足足折磨迫害了一宿,并且是十几个邪恶的男人折磨她。天快亮了当轮到我时看到她刚刚被放下来,痛苦不堪!把她带走将我铐在老虎凳上。对法轮功、好人持续近八年的迫害以及作为丈夫无法保护自己的妻子遭受无辜的迫害,心情无比震怒。在真相和慈悲与威严的正念面前,他们放弃了对我的酷刑迫害。后我们被一起送入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以下简称三看)。

  我被送入〝三看〞,绝食诉冤,遭受管教命令全监室几十个在押人员暴力对我强行灌食。我知道灌食很危险随时会死亡。我的男同修王建国三十二岁就在这里被灌浓盐水致死。很粗的管子插入鼻腔、包米面糊从嘴里喷出呼吸几近窒息,随后出现咳血、惊慌的调监号,又被抬到走廊管教命令十几个粗壮的犯人按住头及全身,多次暴力灌食,由于我不配合无理迫害,用各种办法撬嘴时,感觉自己已是面目皆非。〝你们谁都不配碰我、松开!〞在我威严的厉声下他们的手离开双色球开奖 了我的身体。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明慧网)

  随后的几天里,我知道了这个监室就是迫害死同修王建国的地方。随后每天的接连灌食迫害,导致我无力、几近晕迷、排不出尿。记得整个看守所沉浸在被霹雷闪电攻击的一个晚上,我已无法承受几天不能排尿的极限。班头白天到晚上无数次的上报我的危机情况无人理睬。在我即将崩溃时,一个让人震惊而恐惧的巨大霹雷过后,值班管教和医务人员不知为何匆忙将我急送医院。由于体内尿液太多压力太大,刚下进的导尿管就被顶落,医生说再晚几分钟就会破裂有生命危险。随同去的狱医不忍看下去,在外面鼓励我坚强忍着点。好不容易固定好,矿泉水瓶瞬间就满了,马上将我拖出医院外面,放了好一阵子才放完。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进入昏迷状态、灌食没有知觉、尿液变红,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我死里头匆忙通知船营分局让家人将我接回。此时已是第九天。而我的妻子仍在看守所遭受迫害,经历了酷刑折磨,在精神的伤害、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又被劳教一年,强制奴工、身体消瘦、生理周期停止一年之久,精神与身体的伤害至今无法平抚。

  对家人精神的伤害与父亲的去世

  生离死别的恐惧与痛苦使没修炼的姐姐和爷爷及亲人不知流了多少泪。租房住的姐姐家门被撬、大法书被偷,而警察却来抓姐姐,因房屋到期离开了而没得逞。多年来恐惧一直伴随着家人。父亲被迫害的精神焦虑、郁闷、压力很大。迫害十五年来始终生活在恐惧中,看到附近警车就害怕是抓我的,直到临终前我陪在他身边时,听到敲门声家人都非常紧张,不敢随便开门,怕是警察来抓我。

  父亲又很智慧很坚强。十多年来警察时常会到家里来,他都很和善的跟他们聊天讲法轮功如何是好的。几次回家看他时,前脚走后脚街道就到家来找我。无奈让我尽量别回家,就连结婚也没敢办酒席;由于广电系统必须签不炼功保证;加上公安系统对我的通缉使我又无法回原单位上班。迫害造成的社会压力、歧视使家人们承受的很苦,父亲在去世前他流着泪盼望看到这场迫害早点结束,他带着遗憾于二零一四年三月离开了人世。

  经济的截断我们艰难的维持着生活;因炼法轮功,相关行业又勒令不准聘用。媒体的妖魔化报导,社会舆论的导向,身边的非炼功人群由于深怕自己受牵连而对我们避之不及而造成的孤立,再加上家庭、工作单位、朋友、邻居间等周边的一切人际网路中无形的压力和歧视,已经使得我们没有办法正常做人。如果坚持自己的信仰,那么在中国就是在精神上被旷日持久的折磨,身边的同修有的先后被迫害致死,我们随时就会被抓、随时会失去生命。这种折磨是无形的,是无所不在的,这种痛苦远胜于肉体上的折磨带来的痛苦。

  我们没有任何诉求只想炼功强身健体做好人的群体,在十六年来一直作为江泽民的种族灭绝的对像而承受着极其巨大的灾难。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侮蔑与诽谤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对〝真、善、忍〞的打击,破坏了人类衡量好、坏的标准,造成社会秩序严重的混乱,使无数参与迫害的生命做了许多已经无法挽回的错事和损失。仅此诉状无法表述十六年来我与我的家人及千千万万个家庭遭受的精神与物质的迫害。

  综上所述这只是我十六年来残酷迫害的点滴,江泽民所犯下的罪行远远超过于此,因此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他相关责任与法律制裁;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同时希望解救被江泽民绑架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希望他们弃恶扬善,将功补过,不做江泽民的陪葬品。希望让更多的世人感受法轮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美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明慧网 双色球开奖官网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两次被迫害命危 原电视编导陈纪宏控告江泽民 相关搜索:迫害 电视编导 控告 江泽民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